520在线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踏莎行情色版第一部之情色之一

踏莎行情色版第一部之情色之一
发布时间:2019-06-11 02:00:54   浏览次数:792

須臾,只見陶氏二女驚叫疾閃返回室內嚴曉星片刻之後,亦返回客棧。二女盈盈一笑道:“星弟認爲家伯有無可疑?”



嚴曉星沈吟道:“現在還無法確定。”頓了一頓,又對二女道:“孟老師現在監視陶勝三與高雨辰行動,我算定他們最近必有行動,我們可能要分開行動。”



二女同時一驚:“什麽?”三人相處了十多天,已經有了很深的感情,所以二女驟然聽說嚴曉星要離開,都感到十分震驚。



嚴曉星也有些黯然道:“時候不早了,你們也早些休息吧。”說著,轉身意欲離去。



“星弟……”陶小燕突然開口叫住了嚴曉星。



嚴曉星回頭道:“燕姐,有什麽事?”



陶小燕突然漲紅了臉,低下頭輕聲道:“星弟,你別走好麽?”嚴曉星渾身一震,十分吃驚。



“星弟……”陶小燕嚶嚀一聲,沒有氣力似的倒入嚴曉星的懷?,夢囈似的說:“星弟……你……你要了姐姐吧……”



“燕姐姐……”嚴曉星低叫一聲,嘴巴便印上了紅唇,四唇交接,兩個嘴巴便緊緊貼合在一起,好像再也不會分開,嚴曉星的舌頭,輕而易舉地叩開了編貝似的玉齒,熟練地纏著那丁香玉舌,勾入口?肆意品嘗。這纏綿的一吻,使陶小燕芳心喜透,星眸半掩,熱情如火地抱著嚴曉星的脖子,享受這難忘的吻。嚴曉星饞嘴地吮吸著香唇玉舌,差不多透不過氣來時,才鬆開了嘴巴,看見陶小燕嬌靨酡紅,媚眼如絲,不禁欲火大熾,橫身把她抱起。



“星弟……再親一口……”陶小燕埋首在嚴曉星胸前,夢囈似的說。



嚴曉星輕輕把陶小燕放在床上,伏在她的身畔,溫柔地淺吻著那紅撲撲的臉蛋,唇舌從粉額到眼簾,遊遍了嬌靨,才印上那櫻桃小嘴,他雖然也是第一遭,但卻也不是茫然無知輕憐淺愛,雙手可沒有逾越,只是柔情似水地輕撫著際耳垂,不去碰觸那些重要的部位。



陶小燕躺在愛郎懷?,滿心歡喜,說不出的甜蜜和幸福,嚴曉星的柔情蜜意,也使她情心蕩漾,春意綿綿,體?難耐的燠熱,彷如熊熊烈火,燒得她唇乾舌燥,心浮氣促,不知如何,依唔低叫,嬌軀誘人地蠕動,還情不自禁地把玉手按在胸脯上揉弄,好像這樣才能好過一點。嚴曉星知道是時候了,猿臂輕舒,把陶小燕抱入懷?,強壯的手掌,隔著衣服,溫柔地愛撫著那曲線靈瓏,芬芳馥鬱的身體。



“星弟……”陶小燕嬌吟一聲,投懷送抱,熱情如火地緊緊纏在嚴曉星的身上。



嚴曉星手口並用,指掌齊施,遊山玩水,尋幽探秘,也趁機把陶小燕的衣服,抽絲剝繭似的脫下來。陶小燕春心蕩漾,迷迷糊糊的任由擺佈,究竟是處子之身,當嚴曉星掀下抹胸,脫掉紅裙,動手去解腹下的白絲汗巾時,還是緊張得渾身發抖,嬌軀也僵硬起來。



“不用害怕。”嚴曉星柔聲道,手掌離開了禁地,卻把頭臉埋在肉香撲鼻,豐滿結實的胸脯上,輕吻細吮,慢齧淺嘗。



“我……我不怕……呀……不……不要咬……”陶小燕觸電似的呻吟一聲,抱著嚴曉星的頭嬌吟。峰巒上的肉粒,嬌小靈瓏,香軟幼滑,卻是漲卜蔔的,好像熟透的葡萄,嚴曉星怎會住口,牙齒輕輕咬著乳根,舌尖圍著乳尖團團打轉,津津有味地吮吸著,咬得她如癡似醉時,怪手又再直搗腹下。



“呀……星弟……喔……”陶小燕顫聲急叫,雙手起勁地按著腹下,原來嚴曉星的怪手已經遊進了汗巾,刁鑽的指頭在桃丘上輕挑慢拈。



“燕姐姐……是不是後悔了?”嚴曉星揭開了汗巾,撥弄著微微賁起的桃丘,穿過輕柔的茸毛,揩抹著滑膩嬌嫩的肉唇說。



“不……噢……別癢人……星弟……你……你癢死人了……”陶小燕顫聲叫道。



“痛嗎?”嚴曉星的指尖輕輕擠進濕淋淋的肉縫?問道。



“不……呀……再進去一點……星弟……”陶小燕扭動蛇腰,忘形地去扯嚴曉星的褲子。嚴曉星也真的耐不住了,匆忙脫掉衣服,抽出昂首吐舌的寶貝。陶小燕從來沒有見過男人的寶貝,悄悄偷眼一看,只見嚴曉星胯下豎著一根長若盈尺,粗如兒臂,怒目猙獰的寶貝,失聲叫道:“好大……”



“燕姐姐……別害怕……”嚴曉星笑嘻嘻拉著陶小燕的玉手摸下去,陶小燕心如鹿撞,在嚴曉星的引領下,含羞握了下去,火棒似的寶貝,灼得掌心發麻,那種硬梆梆的感覺,卻是奇怪地使她又驚又喜。這時嚴曉星已是欲火如焚,有點不能自製,於是趴在陶小燕身上,手口並用,挑起她的情欲,一柱擎天的寶貝,卻在暖洋洋的玉阜上磨弄著。



“星弟……你……要憐惜……姐姐呀……”陶小燕緊咬著朱唇,顫聲說道。



“不會很痛的……”嚴曉星輕吻著顫抖的朱唇,舌頭探進檀口?撩撥逗弄,腰下使勁,謹慎地朝著緊閉的肉唇擠進去。



“呀……”陶小燕哀叫一聲,尖利的指甲深陷嚴曉星背上,感覺小穴漲滿,好像給撕裂了。



“痛麽?”嚴曉星勉力止住攻勢,愛憐地吻吮著陶小燕的櫻唇問道。



“不……不痛……”陶小燕蹙著秀眉說。



嚴曉星雖然也是第一次,但也聽人說過有關的知識,知道未竟全功,唯有強忍欲火,繼續努力,寶貝卻留在門外徘徊,沒有破關而進。陶小燕驚魂甫定,發覺根本沒有痛楚,然而體?的難過,可非筆墨所能形容,嚴曉星的嘴巴,固然帶來惱人的酸麻,最難受的,卻是壓在牝戶上那火燙的寶貝,使她渾身發癢,彷如蟲行蟻走。



“星弟……你……”陶小燕難過地扭動著嬌軀,玉手發狠地摟著身上的嚴曉星,不知如何,還把粉腿高舉,纏了上去。



“我進去了,好嗎?”嚴曉星握著寶貝,在水汪汪的肉縫上磨弄著說。



“好……快點……”陶小燕喘著氣叫,發覺肉菇似的龜頭慢慢擠進肉縫中間。



“行嗎?”嚴曉星進去了一點點,低聲問道。



“……快點……快……哎唷……”陶小燕肉緊地叫,纖腰向上急挺,也在這時,嚴曉星腰下一沈,寶貝排闥而入,下體便傳來撕裂的痛楚,痛得她哀叫一聲,俏臉扭曲。



“很痛嗎?”嚴曉星柔聲問道,小心翼翼地退開了一點,減輕陶小燕的壓力,也讓自己繼續享受肉洞?的緊湊和壓迫。



“……”陶小燕沒有做聲,只是咬牙切齒地著頭。



嚴曉星讓陶小燕喘過了氣,才慢慢的動起來,只是知道陶小燕難堪風狂雨暴,於是步步爲營,點到即止。抽插了十數下後,陶小燕已經不大痛了,感覺也清晰了許多,特別是嚴曉星挺進的時候,洞穴?的空氣給擠壓在一起,無處宣泄,忍不住呻吟一聲,吐出那種又麻又酥的漲滿,但是他引退時,體?的空虛,卻更是難受,渴望儘快和他再次結合,重溫那種奇怪的感覺。



“星弟……我……我不痛了……你……你動吧……”陶小燕呻吟著說。嚴曉星正是求之不得,吸了一口氣,立即加快了腳步,卻也不敢過份粗暴,因爲陶小燕太緊湊了,那種舉步維艱的感覺,也限制著他的進出。



“噢……星弟……呀……”陶小燕顫聲急叫。



“弄痛你麽?”嚴曉星急忙停下來,惶恐地問道。



“……不……你……你再進去一點……”陶小燕喘著氣說,痛是有點兒痛,但是嚴曉星若即若離,卻更是難受。嚴曉星腰下一沈,便把寶貝送了進去,直達洞穴深處,往那嬌柔的花芯刺下。



“喔……”陶小燕嬌啼一聲,感覺好像給鐵椎撞了一下,渾身酸軟麻癢,可不知是苦是樂。嚴曉星雖然猶有未盡,卻是不爲已甚,還讓陶小燕透了一口氣才開始躍馬橫槍,努力耕耘這新辟的處女地。陶小燕發力地抱著身上的嚴曉星,好像害怕他會抽身離去,隨著嚴曉星的進出,子宮?的酥麻與時俱增,除了口?哼唧不斷外,還本能地扭擺纖腰,迎合著他的抽送。



“啊……啊……喔……喔……啊……唔……唔……嗚……嗚……喔……酥美死了……快一點……對……大力一點……噢……噢……噢……啊……好棒啊……好舒服……”陶小燕不由自主地浪叫起來。



“嗯……嗯……嗯……好棒喲……你……弄……得……人家好舒服……好快活……嗯……嗯……真是棒……對……快……繼續……喔……喔……喔……喔……啊……啊……啊……喲……啊……啊……啊……喲……”



“哼……啊……啊……美……美死了……好舒服……嗚……哼……唉呦……快……快……我……人家要不行了……啊……我要……嗯……啊……啊……啊……喔……喔……天啊……唔……唔……嗚……嗚……喔……美死了……噢……噢……噢……我要丟了……我……我……要丟了……啊……”



陶小燕叫得愈急,嚴曉星也更是使勁,然後在一記衝刺?,陶小燕感覺好像給洞穿了,身體沒命地彈跳著,接著尖叫幾聲,便癱瘓在嚴曉星身下喘個不停。她終於達到了高潮,陰道快速且用力的抽搐,收縮的子宮不斷的吸吮著嚴曉星的龜頭,濃烈的陰精源源不絕地流出,燙得嚴曉星有說不出的舒服。嚴曉星也是生平第一次遇到的感受,這樣的刺激,屁股一緊,陽精也忍不住地泄在陶小燕的體內。



“星弟,你真好。”陶小燕心滿意足地偎在嚴曉星懷?說。



“美麽?”嚴曉星溫柔地問道。



“妙不可言。”陶小燕送上甜甜的香吻,然後道:“星弟,我不纏你了,姐姐還等著呢。”



※※※※※※※※※※※※※※※※※※※※※※※※※※※※※※※※※※※※※※



陶珊珊早已春情泛濫,在嚴曉星有力的愛撫和親吻下,很快就城池失守。陶珊珊平躺床上,呼吸急促而猛烈,使那對白白嫩嫩的乳房一起一伏地顫動。半閉著眼睛,輕聲呻吟著。嚴曉星撫摸著陶珊珊的秀髮、桃紅的粉頰、結實而富有彈性豐滿的乳房、修長潔白嫩肉的玉腿,最後那豐滿肥高白嫩凸起、充滿神秘地陰戶肉穴地方。



陶珊珊的乳房現在好似兩個飽滿的雙嶺,圓圓的而富有彈性。陶珊珊的乳頭已呈粉紅色了,當嚴曉星含在口中吸吮時,那乳頭在他口中跳躍個不停,真是逗人喜歡。尤其那塊桃源地,真是神秘,還似璞玉雕成一樣,整個一塊真像是一塊未曾雕刻過的美玉一般,那密密的陰毛黑得發亮,與那潔白的肌膚真是黑白分明,可愛極了,令嚴曉星看得垂涎三尺。皮膚細細而柔軟,陰毛上一片雪白細嫩的凸出陰唇,還有那道細細的小溪,已流出的淫水中,更是引人入勝。



嚴曉星開始用手指輕輕地將陰唇撥開,靠近陰唇的陰核已經漲得很肥滿了,而且還微微跳動著,那淫水的黏液沾滿它的周旁,實在迷人可愛。令人想往的神秘之地,已爲淫水所泛濫,且散發出那誘人的香味,刺激著嚴曉星的饑渴。



嚴曉星忍不住下面那寶貝的饑渴,於是右手握起陶珊珊那纖纖玉手,引到自己的下身來。陶珊珊當那纖手一碰上那又粗又壯大的寶貝,呼吸困難了起來。陶珊珊的細手先輕輕地撫摸著他的小腹,一遍又一遍,陶珊珊此刻充滿了春意的眼神斜看著嚴曉星。漸漸地,她的下手又一次地向下觸動著叢密的陽毛,她輕輕的捏弄著它,慢慢地撫弄著那大寶貝的龜頭。陶珊珊輕輕地摸玩不已,最後她更是緊緊地握住了它,上下套玩著不停。



那由陶珊珊手中傳來的震憾力,使得嚴曉星的大寶貝受了刺激,更加堅硬、更加膨脹。於是嚴曉星趁機的撫摸著陶珊珊的屁股,又摸到她的小腹、陰毛、陰唇再到那挺高的陰核,那白嫩嫩的肉實在太可愛了。當陶珊珊玩夠了嚴曉星那大寶貝時,這時嚴曉星用手指輕輕地撫弄著陶珊珊的陰核,害的陶珊珊抖動不已,於是嚴曉星再稍微翻個身,右手伸出慢慢撫弄著陶珊珊那堅硬的乳頭。



“啊……唉唷……星弟……你……你……快……快別吻了……啊……我……實在……受……受不了……唔……啊……星弟……我……我下面……不知……怎麽……好……好癢喔……”聽了陶珊珊的央求聲,更把嚴曉星刺激得欲火猛漲不已,於是他反而變本加利的換個姿勢,在陶珊珊的陰核及大陰唇上下吸吮搓弄個不停。



“星弟……別……別吸吮了……快……快……停止……唔……我……我受不了……”陶珊珊一面叫個不停,一面又將屁股連連上擡,那圓而白嫩的臀部又是顫動個不停。



“啊……哼……哼……我的那……那個地方……好……好癢喔……哎唷……星弟……還是……不……不要吻……啊……快……快停下來嘛……哼……哼……不……不要嘛……”



嚴曉星知道陶珊珊已被刺激得無法自我控制了,於是他輕輕地翻起身來,先用手將陶珊珊的兩腿分了開來,使她那窄小的小穴能寬鬆一些,以便大寶貝的龜頭能插入她的陰道去。於是嚴曉星跪在陶珊珊的兩腿之間,一隻手握著那粗大的寶貝,另一隻手分開陶珊珊那桃源洞口,使那陰道隱然在望。終於,嚴曉星把龜頭套了上去,把身體伏下,兩隻手支住在床上,一面用嘴來吻住陶珊珊,她的小穴散發著無比的熱力,通過了寶貝更是劇烈的跳躍不停。嚴曉星猛力一挺,插得陶珊珊痛叫了起來:“星弟……慢……慢點……痛……痛啊……我……忍受……不了……唔……哼……哼……”



當嚴曉星在向下插時,只覺得陰戶的細肉破裂了。陶珊珊那陰道的痛楚,像針刺著她,周身顫抖不停。這種刺痛,陶珊珊想該是處女膜破裂了,覺得陰戶有黏黏的東西流了出來,沿著屁股流到床上。



“星弟……慢……慢些……?面……好……好痛啊……哎唷……哼……姐姐……受不了……輕……輕點……”



嚴曉星低聲安慰:“珊姐姐……你放心……我……插慢點……就是了……等一下……就會好了……”說完,見陶珊珊那副嬌滴滴的模樣,心中更加憐愛,於是把嘴湊上去深深的一吻,像是對陶珊珊的回報,那更是興奮,感激的綜合。



過了沒多久,陶珊珊的小穴慢慢有了反應,她只覺得陰戶深處漸漸地騷癢了起來,說不出的難受,那似乎是性的燃繞。於是陶珊珊情不由己的扭動她的嬌軀,使她陰戶?頭的子宮頸能去碰撞嚴曉星的龜頭,同時嬌喘道:“星弟……?……?頭……開始……癢……了起來……我……我……好難受喔……哼……哼……快……快……快給我……止止癢呀……哼……哼……”



嚴曉星這識途老馬,深知陶珊珊已深受性的燃燒,於是在陶珊珊的嬌聲一畢,立即用力一頂,一根粗壯的寶貝沖了過去,直抵花心深處了。陶珊珊更是嬌軀一顫,呻吟道:“嗯……哎呦……星弟……美……美極了……但……還是有……有些痛……哦……哎唷……我……美……上天了……哼……我……那小穴……沒有一處……不是……舒服萬分……星弟……你抽……插得姐姐……好美哦……哎唷……哼……姐姐……美死了……哼……哼……哼……”



只聽到陶珊珊嬌聲不絕,那粉臉上更是露出那性滿足的豔麗,嚴曉星使她太舒服了。陶珊珊此時更是漸入佳境,陰戶中更是覺得酸酸麻麻,有一股說不出的感受,那股興奮令她又嬌喘道:“哼……哎唷……插……插死我了……星弟……你的……寶貝……好長喲……每次……都頂得……人家……好……好舒服……我……的骨頭……都要酥了……哼……哼……美……美死我了……星弟……我快沒命了……哦……哦……美……到上天了……哎唷……好……好舒服喔……嗯……嗯嗯……我……可……可活不成了……哼……要……要……要上天了……星弟……我……我要……丟……丟了……快……快……快用力……哦……哼……哼……我……受不了了……我……丟……丟了……啊……”



陶珊珊的陰門突然一陣收縮,陰壁肉不斷吸吮著嚴曉星的龜頭,嚴曉星忍不住全身抖索了幾下,大龜頭一陣跳躍,卜卜卜射出大量的陽精,直射得陶珊珊的陰戶有如那久旱的田地,驟逢一陣雨水的滋潤,花心?被熱精一淋,子宮口突然痙攣收縮,一股陰精也狂泄而出。



三人深情款洽,水乳交溶,相擁睡去……



練武的人總是很驚醒的,嚴曉星睜開眼時,外面已經大亮,低頭一看懷中的兩個佳人,仍然甜睡未醒,海棠春睡,酥胸半露,嚴曉星不禁心中一動,低頭吻向二女。陶珊珊、陶小燕姐妹睡夢中被偷襲,立刻驚醒,熱情如火地向愛郎獻吻。



嚴曉星笑道:“珊姐素來行事大方,在床上也不例外。”



陶珊珊羞紅著臉嬌嗔道:“羞死人了,你還說?”



陶小燕嬌羞地道:“星弟,你會不會瞧不起我和姐姐?”



嚴曉星笑道:“我喜歡還來不及,怎麽會瞧不起呢?”



陶珊珊咬著嘴唇道:“星弟,看你像是蠻有經驗的,你和瓊姐姐是不是……”



嚴曉星笑道:“沒有,這種事情不用人教的,或多或少總會有所耳聞的,燕姐姐算是拔了頭籌。”



陶小燕嬌羞地道:“這麽說,我們真是對不住瓊姐姐。”嚴曉星自然也是感覺對不起許飛瓊,但既然已經發生了,就只有勇敢地去面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