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在线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家庭乱伦» 幫助嬌妻談戀愛

幫助嬌妻談戀愛
发布时间:2019-07-09 02:01:09   浏览次数:406

幫助嬌妻談戀愛(01-08.完)



(一)



我與妻子的相識那是在我畢業八年之後,我因為急性闌尾炎發作,做了手術,

麻藥的效果過去之後,我正疼的齜牙裂嘴,頭冒虛汗,一輛醫院的推車推進了病房

,「唐珍英,23號床」,「23號床?我的隔壁啊,看來有了鄰居了」,側了下

臉,一個臉色發白的老婦映入了我的眼簾,看來剛做完手術啊



「媽,你一定要好起來啊…嗚嗚,」一張梨花帶雨的臉出現在我的眼前,在那

一瞬間,我的大腦出現了短路,苗條修長的身材,削肩、細腰、柳葉眉,宛若中國

古代傳統工筆畫中走出來的仕女,「芙蓉如面柳如眉」白居易《長恨歌》中的詩句

突然閃現在我的腦海裡,我覺著身體的疼痛突然消失了……



「小唐,別擔心,你媽會好起來的」,「謝謝你,吳大哥,這段時間多虧你的

幫忙,我都不知道怎麼感謝您」,「恩,怎麼感謝我啊,我想想,」我裝著一副嚴

肅的樣子,悄悄在她耳邊道「要不你就以身相許吧,嗯,」,「哼,我就知道你不

安好心,你這個臭流氓大叔,我打……」,一隻大大的枕頭飛了過來……



「額,我錯了。我錯了,唐大美女,別打了,我求饒……」「唐姨,救命啊」

,「君君,別鬧了,你吳大哥的傷沒好利索」。就這樣,在和唐珍英同住一個病房

的日子裡,我認識了她的女兒--唐珺,一個美麗如夢幻般的女孩兒,那年她十八

歲。



唐珺出生在一個單親家庭,她的母親是市裡面工行的一個中層管理人員,是她

母親一手把她拉扯大的,而她則在市裡面某中專銀行學校就讀,她的父親在她3歲

的時候離開了她和她的母親,她的父親在外面有了女人,那個女人生了一個男孩,

就這樣,她的父親和那個女人走了,從此再也沒有出現過……



新年伴隨著此起彼伏的爆竹聲來了,不知不覺中我照顧了她們母女一年的時間

,那段日子裡,我的神經始終處於一種亢奮當中,每天做好飯菜送到23號病床,

接送唐珺上下課,她晚上下自習後,又開車把她親自送回家,我彷彿泡在了蜜罐裡

,睡夢中都能笑醒……



「乾媽,吃個蘋果」,我拿著一個削好的蘋果,「恩,你放這把」,「我也要

」旁邊很不客氣的伸過來一隻手,「好好,我給你削,我的唐大公主」,「你這個

孩子」,躺在床上的唐姨微笑著看著……在我住院的日子裡,我成功的打動了她們

母女,並認唐姨做了我的乾媽。



「君君,你出去一下,我有事兒和你大哥說」,「什麼嗎,搞得神秘兮兮的」

唐珺嘟著小嘴走向了門口,她上身穿著一件黑色的T恤,一頭直髮隨便紮了個馬尾

,一條韓版修身牛仔熱褲凸顯了她兩條筆直修長的大腿。我突然覺著有流鼻血的跡

象,趕緊回過頭,「乾媽,有啥事?」



「小吳,你喜歡我家君君嗎?」「是的,乾媽,你相信我,我對君君是真心的





,「哎,我看的出來,這一年來你為我們做的我都看得到,你的為人我也都看

在眼裡,君君是一個單純善良的孩子,你以後一定要好好對待她」,「乾媽,你放

心,我會一輩子對君君好的……」在我的妻子畢業分到她母親的銀行開始工作的時

候,我和她舉行了婚禮,那一年,她才十九歲,我三十二歲。



新婚之夜我終於真正擁有了她,當我撫摸著嬌妻那如凝脂一般光潔修長的大腿

,把堅挺的爆炸般的陰莖深深的刺入妻子的花房,聽著妻子如泣如訴的呻吟聲,望

著白床單上那朵梅花般燦爛的處女之血,在這一刻,我彷彿擁有了世界。



和所有新婚夫婦一樣,我倆不放過任何一個在一起纏綿的機會。夜裡折騰兩三

次不說,有時白天在家,相互一個眼神都能撞出火花,馬上寬衣解帶赤條條地滾到

一起。那段時間裡,晚上一回家,只要看到妻子那如花般的嬌顏,我的下體馬上就

硬的像根鐵杵……



一年以後,我們有了孩子,一個可愛的女兒。而我的嶽母也就在這一年離開了

人世,原來她是卵巢癌晚期,一直瞞著我們……



有了孩子之後,我的精力大部份都轉移到了孩子和工作身上,我開的律師事務

所的業務也蒸蒸日上,換下了跟隨了我4年的廣本,購置了一輛寶馬Q5並在在沿

河新開發的江畔家園購置了一套200平米的複式樓,每天開車上班,接妻子下班

,生活規律的像鐘錶一樣,夫妻之間的激情漸漸歸於平淡,妻子依然美麗如昔,可

是我卻漸漸的好像再也找不到那種乾柴烈火般的感覺了。



我們的性愛次數也慢慢的減少了,在床上我們似乎都沒了感覺,往往匆匆的不

過幾分鐘就完事了,期間,我也試圖找到新婚時的感覺,搞一些突然的小驚喜,妻

子笑罵我,都老夫老妻了,還來這一套,看得出來,她還是很喜歡的,但我能感覺

到,他看我的眼神裡那是一種恬靜的滿足感,無法找到初始的激情……



平淡的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當我的女兒到了3歲後,我把女兒交給了我住

在B市的父母照顧,老人家晚年寂寞,也樂意幫忙帶小孩,女兒也就在B市上了幼

兒園,我和妻子每逢節假日就回去看看他們。



女兒跟著奶奶住之後,沒了這調皮搗蛋的小傢夥,晚上回家之後,再也聽不到

女兒的哭鬧聲,以前女兒在家調皮搗蛋常常搞得我頭大不已,現在又彷彿少了點什

麼,我琢磨著以後晚上也該幹點什麼……事業,愛情我都擁有了,孩子也上了學,

從此,我的夜生活晚上大部分城市男人一樣,沒事經常泡泡吧,打打麻將,看著酒

吧性感惹火的美女和幾個朋友聊天打屁,晚上我回家的時間也變得越來越晚……



(二)



就在這有點約顯平淡的日子裡,直到我們婚後三年的那一天,我去我我大學同

學那個城市出差,這沒啥稀奇的,同學之間越軌的概率是最高的。我們一起喝了好

多酒,然後她跟我去了我住的酒店,心猿意馬的聊了一會兒天,其實也沒什麼實質

性的內容,都是回憶大學生活之類的廢話,突然冷場,我倆就那樣相互望著。



不知誰先開始的,我倆突然抱在了一起,狂吻,愛撫,我瘋狂的扒下了她的職

業套裙、內褲、乳罩,很快她就像只白花花的小綿羊裸在我面前,她的身材遠遠的

比不上我老婆,上十年沒見,腰上明顯的又一圈贅肉,但我有種說不清楚的興奮感

,陰莖放佛要爆炸一般,空氣中隱隱散發著那種不同於我妻子的體香,還有著淡淡

的騷味。



深吸了一口氣,擡起她的大腿,沒有前戲,沒有戴套,我就直接深深的插進了

她的體內,狠狠的聳動我的屁股,看著她胸前那兩團白花花上下彈跳的乳肉,聽著

眼前少婦一浪高過一浪的淫叫聲,我的神經處於一種極度的亢奮當中,陰莖不停的

進進出出,微黑的大陰唇上沾滿了白色的泡沫,堅挺的肉棒能感覺到她陰道內壁的

悸動。



這個地方本來永遠也不會屬於我,只有她丈夫那根肉棒才能合法的,不受道德

譴責的插入這裡,現在深深插入這裡的是一根青筋暴漲的陌生的肉棒-那是我的,

突然我爆發了一種全新的快感,那是在我妻子身上沒有體會到的,這一次,我整整

插了20多分鐘,才咬著她的耳朵把精液注入她的子宮。那一晚,我們嘗試了各種

體位、姿勢,直到淩晨才筋疲力盡的睡去……



此後,這種刺激的偷情遊戲一直持續了大半年,我獲得了從未有過的滿足感,

如果不是她的丈夫有所發覺的話……



在我偷情的大半年裡,我明顯的冷落了妻子,我能感覺到,她應該也有所發現

,但她什麼也沒說,每天只是上班、下班、逛街、和我的父母女兒通通電話,和同

學斷了關係以後,面對恬靜溫柔的妻子,我感到十分的愧疚,出於贖罪的心理,在

家裡我經常主動幫忙做些家務活,也對妻子加倍溫柔貼了一段時間。



但是,那種刺激的感覺卻常常讓我難以忘懷,沒過多久,我又開始胡思亂想了

。隨後的一年裡,我多次與其他女人私下交往,沒有多久,我有了一個固定的小情

人,我的大部分精力都發洩在了小情人的肚皮上,對妻子的暗示和需求,有的時候

我是有心無力,有時候也是交作業般的幾分鐘完事了,妻子就像擺在家裡一尊美麗

的花瓶,反正是屬於我的,用不著太在意。



倒是那個妖媚的小情人得好好哄著,就這樣我陪妻子的時間越來越少,之間的

交流也越來越少,忽略也是越來越嚴重,我並沒有意識到妻子今年才二十三歲,對

於這個年紀的大部分女孩來說,也許剛剛大學畢業,我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周旋

在妻子和情人之間,享受著一妻一妾齊人之福,春風得意……



(三)



對於男人的出軌,女人其實並不需要確鑿的證據,她們的直覺就是最可靠的證

據,我以為自己編織的謊言天衣無縫,妻子並不知道我外面有了女人。



意識到這一點,那是在我妻子二十四歲生日,我從外地出差回來的那一天,沒

有通知我的妻子,我想給她一個驚喜……



下了飛機,我就直奔花店,買了一束鮮紅的玫瑰花,一塊她最愛吃的紅棗口味

的生日蛋糕,打了一輛的士,就匆匆的往家裡趕了,的士司機看著我手裡一大束玫

瑰花,笑著說道「送情人啊」,「哪有啊,送給我老婆的」,「呵呵,這年頭,你

這樣的好男人不多了啊」,「那是,呵呵」,一邊和的士司機隨口聊著,我的心已

經飛到了家裡面。



車子開到小區樓下的時候,我看了看表,8:00多了,妻子應該回來了吧,

妻子有到健身房練瑜伽的習慣,每天練到7:30才回來,他現在估計洗好澡了,

正在床上看書吧,我的腦海裡浮現出了妻子躺在床上手捧書本那慵懶的樣子……



深呼了一口氣,腦袋裡想著妻子見到我時驚喜的模樣,我一口氣爬上了六樓,

插上鑰匙,我輕輕的打開了房門。迎面撲來一股球鞋所散發出來的汗臭味,側頭一

看,鞋架上一雙灰白色的大號男球鞋胡亂的擱在鞋架上,皺了皺眉頭。



「來客人了嗎?」,據我所知,妻子並沒有特別要好的男性朋友啊,客廳裡也

沒人啊,恩,當我平息了激烈的心跳之後,臥室裡傳來了隱隱的呻吟聲和像吃冰激

淩似的嗤嗤聲,臥室的門虛掩著,一條小縫將臥室裡朦朧的粉色燈光透了出來。



「偷人」,兩個字崩現在我的腦海裡,接著我的頭腦一陣發暈,像挨了重重的

一擊,出現了片刻的空白,一片亂麻,深深的吸上一口氣,我輕輕的走向了臥室的

門縫……



臥室的地上淩亂的丟著衣物,有男人的黑色T恤,還有我熟悉的女人的職業套

裙,肉色絲襪,乳罩。在我和妻子的大床上,一個膚色呈小麥色的男人,呈八字形

躺在大床上,舒爽的呻吟著,妻子正撅著雪白豐腴的屁股,跪在男人長滿黑色腿毛

的兩腿中間滋滋有味的舔弄著男人的陰莖。



那條佈滿青筋的肉棒上沾滿了妻子的口水,在粉色的床頭燈光的照射下,顯得

油光呈亮,妻子的長髮遮住了她那熟悉的面孔,看不清楚妻子此刻是什麼表情……



看著眼前的這一切,我胸腔裡面騰的燃起了一團灼熱的怒火,熊熊火苗在無情

的灼燒著我狂跳的心,「他媽的,我要殺了他們」,心裡面一個聲音狂喊著,「殺

了他們?衝進去?」我的腦海裡忽然過電影般的浮現出了我和妻子相識相戀的一幕

幕甜蜜的場景,這幾年我和妻子生活的點點滴滴,我的第一次出軌,和大學同學在

床上激烈的鏖戰,這幾年我對妻子的冷落……



我痛苦的抓住了頭髮,「你在報復我嗎?君君………」我能設想到,如果我衝

了進去,妻子也許會面臨心靈上的崩潰,我和她之間就再也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哦,舒服啊,寶貝兒,舌頭也要動起來,還有手也別閒著啊,搓一搓我的蛋

蛋……對,就是這樣,別停」就在我自怨自艾的時候,那小子開口了,聽聲音年紀

也不小了「哦,哦,哦,就這樣,太爽了,寶貝兒,看來你不經常口交啊,哦……

」我冷靜了下來,一邊思索著如何解決,一邊冷笑著看向了床上,那小子瞇著眼,

舒服的哼哼不已。



妻子正專注的添弄著那小子的龜頭,兩人都很投入,絲毫沒有發現門口已經站

了一個人,那小子陰莖長度一般般,就是似乎比我的粗一點,看上去倒是頗為粗壯

,龜頭呈紫紅色,被妻子的口水添的亮晶晶的。



在那小子的指導下,妻子的舌頭在那小子的龜頭上一圈圈的添弄,左手握著那

小子的陰莖上下擼動著,那只白皙的右手輕輕的揉弄著兩個睪丸,妻子的雪白的屁

股也是亮晶晶的,會陰上面的陰毛也濕噠噠的貼在大陰唇上,看來也被那小子給舔

過了……



「哦,哦,好舒服啊,你學的真快,行了,寶貝兒,我忍不住了,你再添一會

兒,我都要射了」,說著那小子一個翻身把渾身赤裸的妻子壓在了下面,「寶貝兒

,我們從後面來吧」「恩,套子」我只聽到了妻子從鼻子裡面哼了一聲。



「恩,知道了,每次都這樣麻煩……恩就這樣,趴好,」那小子迅速的戴上安

全套並把妻子擺成了跪趴的姿勢,妻子的臉深深的埋在了鴛鴦枕頭裡面,翹俏的屁

股高高的撅起,從後面看不到妻子盈盈一握的纖腰,嗯,這小子肌肉挺結實的,難

道是妻子健身房裡面認識的?我的心裡面似乎有了點眉目……



看著眼前那雪白修長的女體,「啪、啪」,那小子得意的拍了拍妻子高高撅起

的豐腴的臀部,感歎道,「嘖嘖,寶貝兒,你的身材太好了,真看不出來是生過孩

子的人」,妻子的身體微微顫抖著,「別急啊,」說著那小子握著他那根血管暴起

的陰莖對準了妻子濕滑的肉縫,用龜頭不停的挑逗著妻子濕淋淋的陰核,並不急著

插進去,我的身體微微顫抖著。



「要進入了,我要阻止……」,「阻止了又有什麼用,難道他們這是第一次嗎

,你現在這樣跑進去,如何收場?」,此刻,我的靈魂彷彿分成了兩半,在這種激

烈的煎熬中,一種異樣的十分強烈的快感佈滿了我的全身,我發現我的陰莖硬的可

怕,內心深處隱隱的似乎十分的期待著那小子插進去…





「啊,哦」就在我迷惘的當口,我連忙向臥室看去,只見那小子的龜頭慢慢的

擠進了一半,接著在我妻子的陰蒂上,小陰唇,陰道口來後的撚磨起來,妻子兩片

粉嫩的陰唇被撐的大開,瞬間又退了出來,淫靡的裂縫絲絲淫水,緩緩而出,妻子

似乎不甘這種挑逗,雪白的屁股左右搖動著。



「嘿嘿」看著妻子不耐的樣子,那小子壞笑著把猙獰的肉棒放在妻子的股溝,

雙手擠壓著妻子白皙挺翹的兩瓣臀部,開始抽插,隨著那小子肉棒的摩擦,妻子兩

片陰唇中粉紅誘人的肉洞水流直下,整個身體都微微顫抖著……



就這麼玩了一會兒,那小子停止了動作「寶貝兒!我可要來了哦!」,「撲哧

………!」一聲,就像刺破氣球的聲音,緊接著是妻子沈悶的呻吟聲。



「唔………!」妻子的聲音裡面似乎也帶著一種解脫般的快感……



我的大腦在那一瞬間有些暈眩,「終於插進去了!」,一種異樣的興奮感刺激

得我下面的陰莖像要爆炸一般,我失了神魂般的盯著那根穩穩插在妻子粉嫩肉縫中

黑壯的陰莖,我輕輕的舒了一口,似乎解脫了一般。



那小子的陰莖已經全根沒入了,腹部緊貼著妻子豐腴挺翹的臀部,他並沒有抽

插,嘴裡「絲、絲、絲……」的抽著涼氣,「你真是個尤物啊,剛插進去,就差點

射了……」那小子按住妻子雪白的臀部,又深深吸了口氣,開始慢慢的抽插起來,

他抽插的很緩慢,每次都緩慢的把龜頭抽出來直到妻子的陰道口,接著用力快速的

插入,每次插入都有極其響亮的「啪………!」聲,妻子都輕輕的「唔」哼一聲。



那小子就這樣抽插了了幾十下,突然的加速的抽插起來了。陰囊撞擊在妻子修

長雪白的大腿上也發出了「啪啪………!」的響聲。



伴隨著那小子激烈的抽插,「啊,呃,啊,呃……」妻子發出了越來越急促的

悶哼聲,呻吟聲更加的刺激了那小子的神經。讓他更加瘋狂的抽插起來。



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妻子的陰道口被撐開的嫩肉,隨著男人肉棒的瘋狂抽動正翻

出翻進,陰道裡流出乳白色閃亮的淫水,順著會陰淌到大腿兩側……!他們結合部

位的下面,一塊水跡正在不斷地擴大……



那根猙獰的陰莖佈滿了白色泡沫,淫靡之極。



那小子一邊快速的操弄著那撅起的雪白屁股,一邊伸出了兩隻手,拉住了妻子

的手,把妻子的上半身努力的拉向自己,妻子的身體被拉成了一個完美的半月形,

那小子現在就像一個狂放不羈的騎手,無情的揮舞著胯下那根黑壯的肉棒。



「啪,啪啪……」一鞭比一鞭狠的不停的抽打著,試圖馴服胯下那匹倔強美麗

的胭脂馬,妻子的頭高高的昂起,小嘴微微的張開,表情似乎很痛苦,堅挺的乳房

隨著那小子的衝擊不停的擺盪著,粉嫩的乳頭也翹的筆直……



看著臥室激烈的交歡,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掏出了自己的肉棒,瘋狂的擼動著,

我感到心口隱隱的發疼,但是同時也有一種異樣的興奮感,身體裡的血液一瞬間似

乎全部集中到了我的陰莖上。



就這樣抽插了七八分鐘,那小子似乎累了,一個翻身把妻子壓在了身下,看著

妻子妻子修長雪白的大腿,那小子吞飲了一口唾沫,直起身子,把妻子的兩條纖細

秀美的小腿架到了肩上,用手在妻子的肉縫上抹了幾下,擼了擼依然堅挺的肉棒,

調整好位置,屁股深深的壓了下去,那小子的臀部壓得是那麼的用力。



從我的角度看去,妻子的身體被折成了兩半,纖細的小腿壓在堅挺的乳房上,

挺翹的美臀高高的撅起,粉紅的肉縫中間深深杵著一根烏黑粗壯的肉棍,全根而入

,只能看到兩個黑黑的卵袋微微的搖晃著,「噗、噗」那小子結實的屁股狠狠的撞

擊著,他盡力的兩條潔白修長的雙腿壓向妻子,妻子的白嫩的腳掌被壓得貼住了妻

子的頭部。



從我的角度看去,妻子挺翹雪白的美臀誇張的高高撅起,美臀中央那條粉嫩的

肉縫中央一根粗黑的肉棒不停的插入抽出,那小子每次都是狠狠的盡根而入,緩緩

的抽出,接著又像利劍般狠狠的刺入,帶出來一圈圈白色的泡沫,那小子的嘴也沒

閒著,一邊抽插,一邊抱著我妻子的乳房啃的嘖嘖有聲,他似乎很喜歡我妻子那梨

狀的乳房,對著乳頭又舔又咬。



「嘖嘖,寶貝,真看不出來你是一個結了婚的女人,這奶子真香嘖嘖。這身材

。這皮膚的手感,額。真他媽的緊。



真舒服啊」,此時的妻子已經陷入了迷亂狀態,兩隻手緊緊的扣住了那小子汗

津津的後背,頭部不停地左右甩動,呻吟聲隨著那小子的撞擊高低起伏,渾身漫起

了潮紅的顏色,我知道,那是妻子的高潮前的徵兆……



那小子的呼吸聲也漸漸的粗重了起來,他的抽插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就像

打樁機一樣,大床發出了不堪重負的嘎嘎聲「啊,啊,我快到了」隨著最後一次重

重的插入,那小子的胯部死死的抵住了妻子雪白豐滿的臀部,屁股一抖一抖的,大

腿像打擺子似的抽搐了起來。



「啊……」妻子也發出了一聲高亢的叫聲,看來他們一同到了高潮,看著這一

幕,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渾身顫抖著朝地板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臥室裡突然安靜了下來,只有那小子和我妻子微微的喘息聲,我虛脫般的靠在

臥房門口的牆壁上,雙眼無神的盯著客廳裡的天花板,一種莫名的空虛感縈繞在心

頭,妻子會離開我嗎?毫無疑問的我愛著我的妻子,我從來沒想過和妻子分開,我

大了妻子十多歲,妻子在我眼裡有時候更像一個俏皮美麗的女兒,我哄她騙她的時

候不正像哄騙我們那調皮搗蛋的女兒囡囡一樣麼。



妻子有時候會學著我們的女兒搞些小惡作劇,那時候我會故意裝出一副凶相,

「打你屁股,你這長不大的囡囡」妻子會怪笑著逃開,「你好凶啊,爸爸老公……

」回想起來,在我們之間愛情的火焰燃燒殆盡,彼此習慣了以後,對我們夫妻來說

,那是一種血脈相連的親情。



「哎,我說,我們都這樣了,你為什麼都不肯讓我吻你呢?」從臥室裡傳出來

了那小子的聲音,打斷了我的回憶「沒有為什麼,我不喜歡而已」妻子冷淡的聲音

飄了出來。



「你……操都操了,你裝啥貞潔啊!」那小子似乎有點不滿。



「你們男人都是這麼的自以為是啊!」妻子的情緒似乎有點激動,臥室裡沈默

了一陣,「真搞不懂你們女人,屄都操了卻不肯接吻」,那小子小聲嘟啷道。



「好,好,別生氣,我錯了,還不行嗎……」



「馬哥,我的丈夫這幾天就要回來了,以後我不會再找你了,我們當初說好了

的,你我都是有家有室的人,你也是兩個孩子的爸爸,我們在這樣繼續下去,會傷

害自己的親人的,我不想再對不起我的老公了……」妻子突然低聲啜泣了起來。



「別哭啊,啊。別哭,你放心,我不會再來騷擾你的,過幾個月,我也要回我

的雲南老家了,我這把年紀做健身教練也幹不了幾年了,也該回去了,在城裡打拼

的這麼多年也算存了點錢,我準備回老家開個養殖場了,自己做老闆嘍,我老婆雖

然比不上你這城裡的小娘,那也是我們那邊十里八鄉的一枝花啊,我可不想我的老

婆被別人給操了,」說到這裡,那小子又換了一種色色的口氣。



「說實話,我還真捨不得你,這輩子能操到你這仙女一般的女人,我以前還真

沒想過啊,嘿嘿,特別是在你老公的床上把他的妻子干的浪叫連連,嘖嘖,這滋味

,真是爽翻天了……」



「你還說……」妻子似乎又羞又怒,「啊,別打,別打,我錯了啊」,那小子

怪叫道。



「你小子狗日的犯賤找死」,聽著那小子的話,我心裡惡狠狠的咒罵道,但同

時,我的腦海裡又浮現出了那小子粗黑的肉棒在我妻子粉紅的肉縫裡狠狠的插入抽

出的情景,耳邊也似乎響起了妻子那伴隨著大床吱吱響聲而高一聲低一聲的浪叫聲

,我的陰莖又不爭氣的硬的像根鐵棒……



「馬哥,你開養殖場的錢夠麼?要是不夠的話,我這裡有張卡,兩萬塊錢,也

不多,你就拿去用吧」,臥室裡沈默了一陣之後,妻子的聲音響了起來,「怎麼,

你當我是鴨子啊,還是怕我以後再糾纏你啊?我告你,我雖然不是什麼有錢人,但

也沒窮到賣身當鴨的地步,我這人說話算話,一口唾沫一顆釘」,那小子的聲音突

然提高了八度。



「你……別誤會,我不……不是這個意思……」妻子的聲音結結巴巴的。



「我這人也是個響噹噹的爺們,當讓除了有點好色,其他方面誰見了我不豎上

一根大拇指?再說了,你我男歡女愛,誰也不欠誰的,我也沒想整什麼麼蛾子,好

了,我也該走了,有緣再見……」臥室裡響起了悉悉索索穿衣服的聲音……



聽到這裡,我突然發現那小子還有點可取之處,也好,要是遇到一個不依不饒

的傢夥,處理起來還真不容易,不過,那小子說的話有幾分真實呢?如果他是騙我

妻子的,以後不依不饒的,我該如何處理呢?頭腦裡思索著,我輕輕的退出了房間

……



(四)



坐在住宅小區公園的石凳上,我掏出了一支煙,靜靜的看著小區的樓梯口,不

一會兒,一個黑影走了出來,藉著公園路燈橘黃色的燈光,我看清了那小子的長相

,身高大約一米七出頭,比我還矮了半個頭,身板倒是有模有樣的,沒有我那凸起

的啤酒肚,緊身的黑色T恤凸顯出了結實的胸肌,一張臉倒是人如其名,不負他馬

哥的稱號。



看得出來,那小子的心情很不錯,嘴裡哼著聽不清楚的小曲,一步一蕩的向著

大門口走去……



看著那小子的背影消失在濃濃的黑夜裡,我長呼了一口氣,手指一彈,已經燒

到煙屁股的香煙打著轉兒被我彈到了草叢裡……



靜靜的坐在冰冷的石凳上,慢慢的回想著這些年和妻子生活的點點滴滴,想起

來,剛結婚的那段日子裡,我和妻子每天都期待著夜晚的來臨,做愛的時候都恨不

得把對方揉進自己的身體裡面去,我和妻子那激情似火般的熱情是什麼時候消失的

,我想不起來了,是女兒的出世嗎?



好像也不是,女兒的出世,我和妻子之間更多了一份親情的羈絆,隨著女兒的

出世,妻子在我的寵溺面前,更像一個大閨女,搞些小惡作劇,看著我上當的樣子

笑的花枝亂顫……



這就是所謂的七年之癢還是什麼……想不清楚,頭腦裡像是一團亂麻……



擡頭望去,六樓我和妻子的臥室的窗口依然散發著朦朧的燈光,妻子現在在幹

什麼呢?看著那微弱朦朦朧的燈光,我的腦海裡無比清晰的出現了那小子一根黑壯

的肉棒深深插在妻子那粉嫩的肉縫中間的大幅圖片,我感覺到我的身體劇烈的顫抖

起來,身體裡每一根神經都在不受控制的興奮了起來,那是一種比射精還要強烈的

刺激感,下體又可恥的硬了……



我感到很恐慌,我這是怎麼了?我狠狠的捶打自己的腦袋……



我很害怕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但同時又似乎無比的享受著這種病態般的快感

……



當晚,我住在了外面的賓館,叫了兩個小姐,回想著那小子粗壯的肉棒奮力抽

插我妻子迷人肉縫的淫靡景象,那一晚我龍精虎猛,陰莖感覺從未有如此的堅硬過

,搞得兩個小姐死去活來……



激情過後,我在外面的賓館休息了兩天,我發現我虧欠妻子太多了,我為我那

可恥的想法感到不安和羞愧,我決定以後要好好的補償妻子,時間是解決很多問題

最好的良藥,我相信一切又會回到原本的